Lantern-元宵

你宵

【短篇】狂欢节

呜呜呜呜呜呜血虐干宵要大力赞美草神你们看这个草写的多好啊剧情节奏气氛渲染多好啊多好啊【颤抖痛哭】hnt――――――――――【大叫】

野草小姐:

本来是想把这个脑洞往后面放一放的,但是我一天想着这个就一天不得安宁,于是还是填了吧……


请注意:这篇文和我之前的都不一样,别的话请见后记




——————————


正午的太阳闪耀让人睁不开眼,围聚在广场的人们被挤得浑身是汗,然而却没有一丝要后退的意思。


随着绝望的残党被未来机关一一清除,世界也渐渐从绝望之中恢复过来,人们的内心感受到了「希望」的存在,经历了洗礼之后的世界,似乎更加干净了。


光明的未来正在等待着人们去开拓。


今天,是为了宣布「绝望」正式离开世界的祭典。


人们总是需要什么仪式来表明自己和过去的正式割裂,在历史的大事上更是不能耽搁,不仅要求全民的参与,之后的每一年还会在同样的时间进行庆祝,美其名曰「纪念日」。


今天,留在市区的所有剩余的人,在经过了这场惨绝人寰的大事件之后,都怀着一颗对「希望」虔诚的心灵聚集到了这里。而这场几万人的大狂欢,也将通过空中航拍的摄像机传达到世界各地。可以想见,这个时候,从七八十岁的老人,到七八岁的小孩,甚至是刚刚出生的婴儿,都坐在一起对着电视荧幕目不转睛地欣赏着这次祭典的全过程。


「来了。来了。」


信息从远处的人那里传过来,听到这个消息,祭坛下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来了,来了……」


人们自动让开了一条道。


「来了,总算是来了……」


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纸巾擦了擦汗。


「你看你看,就在那里。」


似乎是好友的两位少女对着拐角处出现的人影指指点点。


「就是他,就是他……」


陌生人们都在互相咬耳朵,就像他们是多年的好友。


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类,就这样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看起来没有什么了不起嘛……」


「就是啊,就是啊,但是所谓人不可貌相……」


的确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差别的青年,只有头上的一根天线还能算得上是有特色。


如果忽视他半裸的上身和手脚的枷锁。


今天的祭典,是为了割裂绝望的过去而进行的一场庄重的仪式。


今天祭典的主菜,就是在所有人的面前以最为残忍的方式杀死一周之前未来机关在某座小岛上发现的最初的「绝望」。


「这个人可藏得深,听说未来机关的大人们花了很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才找到的。」


一个老太太偷偷对旁边戴着眼镜的男青年说道,然而那位青年只是傲慢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老太太觉得自己有些吃亏,悻悻地又往前蹭了蹭。


人们总是这样的,当一个黑暗的历史时期经过的时候,一定要推出一个「罪人」来承担所有的罪恶。好巧不巧,原本事件的主谋「超高校级的绝望」早就已经在世界一片混乱的时候就已经自杀身亡,本来人们都已经放弃了这件事准备让时间慢慢地冲淡这段黑色的时期,谁知这时候竟然又挖出来了这样一个「导火索」。


就决定是他吧。


颠覆了世界的男人,承担了所有恶意的男人,竟然是这样一个普通人,说起来还真是挺可笑的。


但人们就是这样坚信不疑。


「就是他,就是他。」


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就像剑一样全部刺向了这个名叫「神座出流」的青年。


他的手被锁在了背后,脚上戴着镣铐,每走一步,都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他目光直直地盯着前方的祭坛,就好像没有听到那些尖锐的恶语。


「啊啊,我看到他了,我看到了!」


他的身后,拉出一条更长的锁链,锁链的另一端,是一只金属制的机械手。


这个名叫「狛枝凪斗」的青年,成为了千万申请杀死「绝望」的人中的那个幸运儿。


今天,他将作为历史的英雄,成为杀死「绝望」的最后的刽子手。


「听说他为『希望』献出了一只左手呢!」


「不愧是英雄……长得也那么好看……」


人群中多出了一些对狛枝凪斗赞美的声音。


然而狛枝凪斗也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的「神座出流」,就好像没有听到那些赞美。


两个人行进的速度很慢,一方面大概是出于祭典神圣性的考虑,另一方面,大概还是由于「神座出流」的体力不足的原因。


这场祭典从早晨八点钟从未来机关的监狱中开始,拖着沉重的枷锁在炎热的太阳底下走了四个小时,这才真是一次巨大的游行活动。


从早上开始没有喝一滴水的「神座出流」,嘴唇已经开始干裂。


而这对于狛枝凪斗也一样,他的脸色,似乎比前面的人更加苍白。


「哇……」


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


背着手行走的「神座出流」像是踩到了地上的不甚平整的地方,向前直直地摔了出去,直接趴在了地上。


「日……」


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金发少女似乎想要发出什么声音,但很快被旁边装束奇异还围着围巾的男人捂住了嘴。而站在她身旁的护士打扮的少女,早已蹲下身哭成了泪人儿。


「神座出流」看向了那边。


少女回过头来看着那个男人,只见他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松开了她的嘴。眼泪一滴一滴从她的脸上滑下来,她的嘴唇颤抖着,靠在男人的怀中小声地啜泣起来。


「神座出流」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意。


「那个女孩子,一定是想起自己已经去世的家人了吧,哭得那么悲伤。」


「真是……那样子真让人怜惜啊。」


「他还笑,他竟然还在笑!到最后竟然还在为了别人的痛苦而感到欢乐吗?」


「神座出流」就像是没有听到那些话,努力地想要使自己直起身子继续往前走,但由于手被锁在身后,所以几乎无法保持平衡,刚刚能够起来一些,却又重新跌回到地上。


狛枝凪斗只是停下脚步呆呆地看着,没有上去帮忙。


「我看出来了,这是在拖延时间……」


刚才的老太太为了彰显自己的英明,偷偷冲着边上一位同样长着呆毛个子矮小的青年说道。然而这一次她也没有得到回应。


「神座出流」仍然在地上挣扎着,长时间受到阳光照射的地面将他胸口的皮肤烫的发红,但狛枝凪斗仍然一言不发,没有上去扶起他来。


「可恶,到底要到什么时候……」


人群开始了又一次的骚动。


远处,传来了些许轻微的机械的声音。


「神座出流」抬头,看见了一个只有一只手大的小机器人。


它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弯下身,用自己不大的小钳子托起了他的肩膀。虽然力气并不大,但却很见效。他终于能够顺利地坐起来了。


「谢谢你。」他对小机器人这样说道。


小机器人扬起头,就这样看着他一点一点地站起来。


「稍微让开一点,好吗?我迈不开步子,可能会踩到你哦。」他低头说。


但是小机器人还是这样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真没办法……」他笑了笑,「回到你那个只会在电视机前流泪的主人身边去吧。」


小机器人没了反应,就像失去了电源。


「神座出流」向边上迈了一步,准备继续向前,却感觉身后的锁链一紧,差点又一次摔倒。


他回过头来,看着那个同样注视着自己,拉扯着锁链的狛枝凪斗。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对视着,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狛枝凪斗嘴唇动了动,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走吧。」


很长时间之后,「神座出流」这样说道。


他的声音由于很长时间没有喝水而变得沙哑。


狛枝凪斗浑身一颤,低着头像是在沉思。半晌,他的脚步缓缓地向前移动了。


「神座出流」转过身,继续向前行进。


时间就像被永恒地拉长了,两个人的游行好像就要这样永远的持续下去一般。然而祭坛还是离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神座出流」吃力地抬起自己的腿,一步一步,缓缓地迈上了阶梯。狛枝凪斗在他后面,以更加拖沓的步子向上。


看起来反而像是这位「绝望」在引领着这位「希望」一样。


终于,他们共同踏上了最后的舞台。


机械手松开了锁链,用钥匙打开了锁住他双手的镣铐。狛枝凪斗走到了「神座出流」的面前。


「神座出流」伸出手,搭在狛枝凪斗的肩膀上。狛枝凪斗用双手携住他的两肋,像是抱婴儿一样将他放在了十字形状的刑架上。


「神座出流」乖乖地将两只手抬了起来,任对方再一次将束缚的绳索缠绕在自己的手腕上。


狛枝凪斗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拂过手腕上那些被磨破的皮肉,将绳子打了一个并不是很紧的结。


他就这样被吊在了刑架上。


狛枝凪斗将锋利的小刀从刀鞘里缓缓地抽出来,轻轻地贴在「神座出流」的肩膀上,然后猛的向下一滑。


「为了希望——!」


周围的人群发出了此起彼伏地呼叫。


狛枝凪斗感到自己的脸上沾上了滚烫的液体,这才将眼睛缓缓地睁开。


那个人胸前已经被剌出一道大大的口子,他并没有叫出声,但被咬住的下唇已经有血丝渗出。


而自己的手上,拿着一把滴着血液的匕首。


「为了光明的未来——!」


人群的号叫不断地催促着他再砍下第二刀。


狛枝凪斗感到自己的手在恐惧地颤抖,于是他将另一只手也放了上去,才能勉强控制自己手的动作。


呲啦——


「为了那些死去的人们——!」


呲啦——


「为了现在还在世上拼搏的兄弟——!」


呲啦——


「为了永不磨灭的希望——!」


…………


台下的人们越来越激动,欢呼声混杂在一起,到最后根本听不清谁吼的是什么。


狛枝凪斗喘着气,看着眼前已经鲜血淋漓快要失去意识的男人,闭上眼睛,站直了身子。


人们知道,这次行刑即将到了最大的高潮。


那最后一刀,将刺在「神座出流」的心脏。


狛枝凪斗慢慢地举起了手。


「哗啦——」


狛枝凪斗的行为令众人都惊呆了。


他砍断了绑着「神座出流」的绳子,意识已经模糊的「神座出流」就这样无力地瘫倒下来。狛枝凪斗伸出双手,将他接在了自己怀中,支撑着他保持站立的姿势,将他的头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广场上一片安静,谁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燥热的风吹过了祭坛,带起一阵沙尘。


没有人见过这样的行刑方式,因为,与其说是行刑,不如说像是……


拥抱。


在这短暂的沉默中,狛枝凪斗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是在「神座出流」的耳边说了什么,但是竟没人能够听得清他在说什么,甚至连是不是真的说过什么都成谜。


「神座出流」微微地张开了眼睛。


「我知道。」


他说。


这就是他最后的遗言。


狛枝凪斗在他身后高高地举起了匕首,匕首上反映着暗红色的光辉,从刀刃上滴下来的血液,落上「神座出流」干净的脊背。


随着一声闷响,匕首已经死死地插在了「神座出流」的身体里。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相拥的两人,就这样缓缓地屈下膝盖,跪在了高高的祭坛上。


死寂。


死寂。


死寂。


………………


「他、他死了——!」


终于,一个少年的声音从人群之中传出来。


「他……那个『绝望』终于死了——!」


这时候人们才终于反应过来,开始欢呼雀跃起来。


「他死了!他终于死了!我们战胜了『绝望』!」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爸爸妈妈你们在天国好好安息吧,『绝望』已经被我们杀死了!」


世界乱糟糟的就像是一场巨大的狂欢节。


或许是由于祭坛太高了吧,搂着那个人的尸体,狛枝凪斗只是呆呆地看着天上,什么也听不到。


阳光是如此炫目,就像自己醒过来那天的贾巴沃克岛,就像第一次被推着去看的大海,就像那一次出岛体检时的那艘运输船,就像第一次完成了任务之后忙里偷闲的咖啡馆,就像是……


记忆中的那个永恒的微笑。


「我们的英雄——!」


当自己知道这个决定的时候,已经无法再作出任何改变了。


「『超高校级的希望』——!」


他也就这样带着平静的笑意同意了。


「请接收我们的赞美——!」


当自己偷拿了监狱的钥匙想要救他出去的时候,他摇了摇头。


「我们要建立他的雕像——!」


他清楚地认识到必须要被愤怒的人民杀死,集中了如此多仇恨的他也无法逃亡。


「日向同学——!日向同学——!」


少女的哭喊,被恣意的狂欢湮没。


呐,日向君。


「抱歉,日向君……都是我的过错……」


少年的自责,被混乱的人群挤散。


我喜欢你哦。


「为了希望——!为了希望——!」


 


『啊,我知道。』


 


自顾自狂欢的人们显然没有注意到。


「希望」溢满绝望的泪水和「绝望」充满希望的微笑。




——————END——————


之前考西方社会学理论的时候生发的脑洞,写了再不想看第二遍……万一有错字再说吧……


BGM用的是《阴の伝承歌 第二部》,不过越听越纠结……大概是我最近心情太抑郁吧,才写出这样的作品,对不起期待HE的大家……


以及关于「历史的替罪羊」的概念,就是说如果一个朝代如果出现的重大的错误,那么为了迅速平复人心,就可以将一切过失归咎于一个人身上,然后杀了他。这种方法虽然很偏激,但是非常管用。


别的话作者不想说了……请容作者自己先休息一会平复一下情绪……原谅这个脆弱的作者吧……

评论(3)

热度(196)